首页 艺术资讯文章正文

【台北市社宅公共艺术计画】从纪人豪的壁画创作谈街头艺术的两面性

艺术资讯 2021年01月11日 21:41 159 baling

壁画作为街头艺术的重要类型,在都市-社区空间里,同时承载了美化环境和以艺术来反映社区处境的两面性。在城市的公共领域中,公共艺术引发了诸多讨论,包括:谁有权利决定由谁为都市-社区空间发声;以及当艺术作品涉及美学的批判性、实验性价值时,谁来评断作品的优劣,与其所依据的标準为何?此外,在面对不同民众的不同意见时,规划单位该如何因应?纪人豪在兴隆社宅的壁画作品《走路回家的各种形式—照梦》,让我们有机会省思以上诸项重要议题。在3月2日纪人豪完成了现阶段作品之后,脸书上木栅社区的相关社群开启对于作品的讨论,短短一个晚上即涌入了近500多次的表情点击和上百则的意见表达。这种热烈的情况,在台湾公共艺术圈并不多见。其中,正反的意见倾向两极,要么给与五颗星的评价,认为是难得的艺术佳作。要么不喜其阴郁灰暗的视觉风格,认为浪费公帑,应该撤除。在日渐规範化及单一化的公共空间,出现在社区里的《走路回家的各种形式—照梦》,一方面因其为政府单位委託创作所拥有的正当性,艺术家得以在公共空间呈现对于社区的诠释;另方面,亦藉由绘画创意的活动,如法国新马克思主义的空间理论学者列斐伏尔(Henri Lefebvre)所言,重新展现人类的根本欲望—对于符号、想像、思辨的需要,实现转化城市生活与创造新城市的权利。图说:纪人豪《走路回家的各种形式—照梦》,油彩,壁画(局部),2020,安康平宅,林敬原摄影目前国内公共艺术设置的流程,民众参与的时间点多在作品徵选时,办理作品的公开展览。由于无法徵询大多数的意见,又或许模型或图示过于间接,民众难以想像在真实环境中呈现的效果。作品的美学表现和合宜性则由相关的专家学者把关。倘若落于由民众决议的情况,又会延伸出:对于作品的决议,少数人要服从多数人吗?假设作品的位置就在社区活动空间,在地居民意见的重要性等同于普遍市民意见的重要性吗?还是前者因为地缘关係有了加权的差异呢?在由民众决议的情况下,艺术家创作自由的底线该守在哪里,才不至于与公共艺术的精神背离。「艺居─家的进行式」台北市社宅公共艺术计画主办单位:台北市政府都市发展局策划执行:帝门艺术教育基金会粉丝专页:艺居-家的进行式

发表评论

八零艺术学社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冀ICP备66666666号 80艺术学社强力驱动 联系QQ:673830069